我心目中的世界一流大学(吕海芹)
发布人:石然  发布时间:2014-04-15   浏览次数:751

         党的十八大报告和十八届三中全会报告中均提出了深化教育体制改革的要求。为了响应十八大和十八大三中全会的号召,多所国内一流大学和985高校均提出了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东南大学也制定了自己的十二五规划和建成世界一流大学的总体设想和目标。那么,什么样的大学才是世界一流大学呢?自从1990年以来,我先后在五个大学学习、工作和生活过:南京医科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大学、俄克拉荷马大学、笵德堡大学。通过回顾自己二十多年的大学生活,我的脑海中形成了一个世界一流大学的轮廓,我觉得世界一流大学应该具备以下的条件。
         首先,世界一流大学应该拥有一个先进的办学理念。办学理念是大学发展的灵魂,也是大学发展远景和方向的指导原则。曾子云:“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止于至善”是一个非常高的要求,也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境界,它既是东南大学的办学理念,也是激励一代又一代的东大学人努力奋斗的终极目标。在这一点上,东南大学具备了世界一流大学的先进办学理念的素质特征。
         其次,世界一流大学应该是教学科研并重的大学,应该重视本科生的教育,拥有一支胸怀国家、胸怀时代和胸怀世界的高水平、高素质的教师队伍。大学的根本任务是教育,是培养符合国家、社会和世界发展需要的人才。世界一流大学往往会因其良好的声誉而吸引各方优秀学子,是时代和民族精英汇集的地方,所以应该是推动社会和科学进步的领导者。牛津大学的校长汉密尔顿曾经说过:“世界一流大学要培养国际公民,使学生成为国际事务的领导者;要培养能够领导21世纪潮流的人才,一个没有全球化视野的人不可能成为引领时代的人才。”对于学校来说,学生是学校存在的前提条件,没有一流的学生,一流大学也就无从谈起。所以大学不光要重视学术研究,重视研究生的教育,也要重视本科生的教育。大学所输出的本科生和研究生的综合素质和他们对社会的贡献直接反映了一所大学的整体素质。而如果没有胸怀国家和胸怀世界的高水平和高素质的教师队伍,为国家和社会培养高素质的人才就无从谈起。目前,我们国家在社会各个领域都存在一种浮躁的风气,各个大学似乎都存在对教学特别是本科生的教学重视程度不够,对教师的考核评价体系主要依赖于所获得的科研项目和取得的科研成果来确定,形式过于单一和呆板,缺乏一种有效的激励机制,不能有效地吸引教师心甘情愿地奉献于本科生的教育教学。东南大学也不例外,需要在教育体制改革中认真考虑,制定出一套切实有效的措施,吸引和促进具有高水平和高素质的学术大师到东南大学工作,从事科学研究的同时,能够积极参与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教育,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促进教学和科研的均衡发展。
         第三,世界一流大学应该有一个相对宽松的学术环境,管理阶层和教学科研队伍都应该摒弃急功近利的思想,保有一颗相对平和的心态,允许学术自由和百家争鸣。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发展是长期的事业,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是长期的过程,全社会对于大学发展应抱有平和的心态,少一些急功近利。然而,就目前我所了解的状况和自己的个人感受看,无论是东南大学,还是国内其他的一些知名学校在学术、科研、教学等方面均存在存在管得过紧、过死、管理机制过于单一、缺乏宽松环境和急功近利的状况,有相当一部分教师无法心情轻松地投入教学和科研活动,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进程。
         最后,世界一流大学还应该有一个高效的管理机制和合理有效地分配和利用资源的途径。无论是领导阶层、教师团队,还是后勤教辅人员世界一流大学里的每一位成员都应该有主人翁精神,他所服务的大学当作自己的家一样来精心打造,深刻意识到大学的利益与个人的利益息息相关,二者是共荣关系。任何一种只为了获得个人利益或暂时的利益而应付工作的做法都不利于大学的长期发展,更有害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进程。无论是俄克拉荷马大学,还是笵德堡大学,我都感动于他们的员工的敬业精神和管理阶层对信息反馈的高效性。在俄克拉荷马大学,我曾经向管理高层反映过问题,在我邮件发出的第二天就得到了信息的回馈。他们在一周之内对实际情况作了调查并有效地解决了问题。因为科研的需要,我需要用到他们的电镜和XRD这一类大型仪器,他们的技术员很敬业,先是耐心讲解示范,在我通过操作考核后,仪器便对我开放。每次我需要使用时,只需提前预约一个时间段即可。从早上8点半仪器开机预热稳定后一直到晚上5点半仪器关机之前,他们的仪器基本上一直保持在工作状态,得到了充分有效的利用。但是,我们大学目前的整体敬业精神有所欠缺,信息的反馈速度很慢,有时候甚至反应的问题根本得不到任何回馈,一些大型设备不能共享和有效利用。部分大型仪器管理人员的工作量的考核只依据仪器的价值和开机时间来计算,而不是按照实际服务的时间计算,造成一些科研项目因为大型仪器的使用限制而不能有效开展、同时又有大型仪器设备闲置、资源浪费的矛盾现象。所以,大学需要一个高效的管理体制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现象,才能有效地向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平靠近。
         总之,世界一流大学绝不是仅靠所获得的科研项目的数量和在国内获奖或在国内刊物上发表论文的数量来决定,而是在软件环境和硬件环境方面都要卓越,要有一流的人文和精神内涵,有卓越的追求精神。世界一流大学要在教学、科研、教师和学生的质量、文理兼顾等各方面向卓越的标准看齐,需要数代人锲而不舍的努力和奋斗,只有这样,这所大学才能够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大学。     

                                                             东南大学医学院   人体结构学与神经科学学系   吕海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