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帆远航,只为学成归来时——杜克之行有感(武秋立)
发布人:石然  发布时间:2014-04-15   浏览次数:690

 

         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成立于1838年, 是一所著名的私立综合研究型大学,在美国社会和高等教育系统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有着世界性的影响力,而且还是美国南方最好的大学。2013~2014年美国的《U.S News & World Report》将杜克大学列为全美第7,与麻省理工学院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并列,世界综合大学第20的位置[1]。美国第37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以及知名资讯软件业巨子比尔·盖兹之夫人美琳达·盖兹均毕业于这所大学。这里也培育出多名像罗伯特·莱夫科维茨这样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杜克大学如今已成为美国主要的学习中心之一,其中医学中心已赢得了世界声誉。2013年我有幸获得东南大学医学院的资助到美国杜克大学医学中心做一年访问学者。不知不觉中来到杜克已经快半年了,每天都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世界一流大学的魅力所在和卓越之处,在此,总结一下我这半年的体会和感受,希望对我校建设一流大学有所启发。
 
绝佳的自然条件
         杜克大学位于美国 东岸的北卡罗来纳州 达勒姆市,这里气候宜人、人口多元化、经济发展迅速,处于美国国家级的高科技产业区,曾多次荣膺美国最适合居住的城市。杜克大学拥有8709英亩(35平方千米)土地,包括4个校区、还有一个位于大西洋岸边波福(Beaufort)的一个15英亩的海洋实验室。学校还拥有一个55英亩的莎拉·杜克花园,和一个7200英亩的杜克森林,校园风景极其优美[2]。因此杜克大学不但是一流学术殿堂,更是修身养性、术德兼修的好地方[2]。
 
完善的设施
         杜克大学历史上曾有过“南方哈佛”之称。其学费之昂贵与哈佛平分秋色,但杜克绝佳的设备、是其他大学极为羡慕的。杜克大学图书馆拥有超过500万卷的藏书,藏书量列全美大学第3,仅次于哈佛和耶鲁。除了位于教堂附近的Perkins图书馆,还有生物学环境学图书馆,化学系的图书馆,Lilly图书馆(拥有美术、哲学、电影录像和表演艺术等收藏),音乐图书馆和海洋图书馆[3]。图书馆里摆放多台复印机、扫描仪,一箱一箱的复印纸就放在那里供学生免费使用。
各类运动休闲设施非常完善,健身房、运动馆、游泳馆也都是免费对学生开放。
 
科学的管理
         这里的员工每个月都要在网上提交工作时间表,如果有事假、病假需要在表中标注出来,表格设计的极为具体,详细,请假均以小时为单位计算的。我因为从来没有请过假,所以每次都是直接确认、提交就好了。然后实验室的老板会登陆系统进行确认。年终时系统自动统计总共休假的情况,是否在规定的假期时间限度内,我估计超出的部分会根据具体的规定对薪水做相应调整。和国内学校一样,员工是没有加班费的。对于临时雇佣的服务人员每两周填一次表格,他们的工作时间按小时计算,薪水也是两周发一次的。
         杜克管理的有序性还体现在许多细微的地方。例如,靠近我办公室的走廊里安放有灭火器和冲洗眼睛的装置,我发现每周一的早晨都有人来检查这两样装置是否能正常工作,还会有人拿着冒烟的东西测试实验室顶烟雾报警装置是否好用。在每个电梯的墙壁上都能发现贴着一张表格,上面写有检查电梯的时间和签名。诸如此类的发现让我不得不佩服杜克在管理上真正做到井井有条。
         我所在的实验室并没有雇专门的实验室管理人员,但每件事情都运转的很顺利,从来没有因为缺少日常使用的试剂或耗材而影响实验进度的。因为无论是试剂还是耗材每个人在用到倒数第二个的时候就会在黑板上写出来,实验室成员轮流负责定购。实验室生物垃圾和生活垃圾会分开摆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列试验台,一个专用的放生物废弃物的垃圾箱,当袋子快装满时,把它用胶带封好,标上实验室的名字,送到专门的处理房间。玻璃废弃物、纸张,不可回收的垃圾都需分开放在不同的垃圾箱内。每天有专人处理和打扫实验室和办公室。用过的瓶子简单的用水冲一下,然后放在指定的盒子里,会有专人洗刷、烘干再送回来。负责这些工作的人员是学院统一雇佣的,他们的薪水就是我之前提到的两周发一次。薪水的来源应该是从每个实验室老板的经费中扣除的。所以充足的经费是一切事情有效运转的前提和保障。
 
周到的服务
         杜克校园分成四大部分:西校园、东校园、中校园和医学中心。每天都有免费班车持续往返在不同的校区之间,以及校园周边学生居住的区域。班车每半个小时一趟,从早晨7点半到晚上9点。9点以后,学生可以打电话叫safe ride,就会来车免费送你到住处。图书馆是24h开放的,每到晚上图书馆都会灯火通明,每天都有很多学生在图书馆熬通宵阅读材料,复习功课,准备报告,赶论文。在这里上学的学生几乎都有过在图书馆熬通宵的经历。图书馆布置的很舒适,学累了可以在沙发上闭目休息一会,也可以到旁边的咖啡屋喝点咖啡,吃点东西,然后回来继续学习。我在图书馆经常看到很多人以非常休闲的姿势坐在沙发上或者看书或是用电脑,感觉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放松。
         大学设有学生服务中心,包括大学实习服务、残疾人服务、就业指导服务、餐厅服务等。服务项目包罗万象,甚至有专人为学生免费维修电脑。我刚到美国不久,电脑就黑屏了,到服务中心以后却被告知由于我的身份是杜克的雇员不是学生所以不给修,我提出可以付维修费用,也被人家礼貌的拒绝了,这让我意识到这里学生才是上帝。
 
开放的学术氛围
         这里每天都有不同类型的学术报告讨论会,我所在的医学中心分子遗传与微生物学系(MGM)每周四都会举办研讨会,请世界各地的知名教授到这里做报告,介绍生物科学领域世界前沿的研究进展。正是依托于频繁的、涉及生命科学各个领域的研讨会,这里的研究人员与外界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了解和关注生物、医学研究领域内的最新动态,真正做到“足不出户而知天下事”。同时这里也非常注重不同实验室之间的交流,每学期都会组织各个实验室的PI或学生做报告,所有感兴趣的研究人员均可参加,不同实验室的PI和学生一起讨论研究中遇到的问题和解决的方案,这让不同层次的学术交流和思想碰撞发挥到了极致。
         我也注意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我在国内参加国际会议时,很多人会肆无忌惮的对报告者的PPT,或者是展板进行拍照,但在国外到目前为止我参加的所有报告中,从来没发现有人拍照,我想这是对知识产权尊重的一种表现。
         在这里参加报告会其实还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请,因为多数会议主持者都会准备甜点和饮料,如果是在晚上有时还会提供像披萨这样的晚餐,吃着甜点,喝着饮料,听着世界顶级科学家的精彩演讲,我从来不知道听原本枯燥无味的报告也可以如此暇意。我甚至爱上了这种学习方式,只要实验空闲时,我就会参加各种类型的研讨会,即使是和我的科研毫不相关,我也会抱着多了解各方面知识不至于被时代抛弃的心理听得津津有味。
 
自主的科研环境
          我所在的实验室两周开一次会,一个人做报告,汇报实验进展,所以每个人大约两个月就要做一次报告。做报告的顺序在年初就确定了,每次开会前网上就会发一封提醒邮件。此外,每周在一个固定的时间和老板talk一次,时间可长可短,和老板汇报你这一周的实验内容,如果有问题也可以提出来,老板会给你一些建议,但通常情况下老板只是提出大的实验方向,具体的实验方案和细节要由你自己来确定,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由你自己确定该干什么。
         刚开始的几周,我不太清楚跟老板talk时该怎么说,再加上没有适应完全英语的环境,搞得非常被动,后来我意识到问题所在,每次都要精心准备,把一周的数据做成PPT,所有问题也都写出来,这样在汇报时就会变得主动些了。但每次talk 前我还是会感到有压力,如果这一周实验效果不好,或是没有得到什么数据,压力就会更大。尽管老板对我很耐心,可因为语言,我没有办法充分表达、展示自己,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失落。我用三十年辛苦学习、工作换来的自信和优越感,到这里荡然无存。 但这也激发出我骨子里不服输的劲,我知道语言提高需要时间,唯一能迅速证明自己能力的办法就是用科研来弥补语言的不足,所以我开始疯狂的做实验,连续一个月,我不曾休息过一天,每天做实验超过8个小时,包括圣诞节、元旦和春节,我都是在实验室度过的。当每天早晨我第一个到实验室时;当周末偌大一个实验楼就我一个人时;当因为放假没有班车,晚上我一个人提心吊胆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时;当下暴雪,学校停课放假,我一个人冒雪前行时,我问自己我真的需要这样做么?在我到美国一个半月以后,我做了第一次报告,我介绍了我在国内的科研成果,以及我到美国以后的实验数据,从老板和同事赞许的目光中,我得到了答案,我的努力和付出是值得的。我也相信了那句话,只要保持一颗永不服输的心,人的潜能就是无限的。
 
丰富的课外生活
         杜克大学的特别之处不仅在于对学术优异的追求,更包含体育和其它相关领域。杜克大学的体育,尤其是篮球十分有名并且是美国最佳的篮球名校。其男篮主教练老K教练因在NCAA出色的战绩,也同时被聘为美国男篮主教练。美国杜克大学认为“杜克经历”远远不止于课堂授课。如果成为杜克的一员,杜克大学会邀请每一名学生把脸涂成蓝色,为杜克的蓝魔队加油助威。我曾经多次在校园里看到刚刚观看过篮球比赛的学生,脸上还涂有蓝色的油彩,却仍然难以掩盖内心的激动,和同伴兴高采烈的谈论着刚才的盛况。杜克学生青春、阳光、充满激情的特质在他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以校为荣的学生
         我每天在班车上,校园里,食堂或实验室都能看到很多学生或员工穿着胸前印有硕大DUKE字样的蓝色或灰色运动服,T恤衫或短袖。我开始以为这些衣服是学校发给学生的类似我们中国的校服,但后来我发现这些衣服都是从Duke商店买来的,而且价格绝不比同类商品便宜。我想在中国,学生除了学校要求或参加活动以外,平日里绝不会愿意自己花钱买一件印有学校名字的衣服,整天穿着穿梭在上学或上班的人群中。只有从心底里迸发的对学校强烈的认同感和自豪感才会把印有学校名字的衣服当成一种时尚穿在身上。
 
从容的生活
         在国内习惯了每天生活在争、抢、赶、超的节奏中。上公交要挤,坐地铁要挤,开车要超,学生要起早去图书馆占座位。来到美国觉得节奏突然慢了半拍,公交车没有停稳,等车的人就不会靠前。上了车以后,如果没有刷完卡或插进纸币售票机吐出车票,司机就不会开车。我经常看到,由于纸币过于皱褶,售票机不识别一次次吐出钱币,半天都拿不到车票,公交车就停在原地,司机不急,乘客不躁,这与国内乘客人还没上来门都关了的情况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当然,不得不承认中国人多,资源有限,祖辈流传下来的争优抢先的美德影响着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但当我们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何不学着更加从容的去生活。
 
         到杜克大学半年的时间里,我珍惜在这里的每一天,珍惜这样难得的学习机会,我感受到一流大学带给我的正能量,贪婪的汲取和学习先进的科研理念和科学的管理经验,这些都将成为我今后科研、工作的宝贵财富。我知道一年的时间要想完成一个完整的项目,发一篇高水平的文章确实有点短,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在这里再做一年博士后,但我选择按时回国,因为我知道在我出国期间我的同事分担了我的教学任务,我应该回去与他们共同承担为学生传道、授业、解惑的职责;我所在的国内实验室也需要我回去开展科研工作,我的国家基金还可以完成得更好,出更多的成果。杜克虽好,但东南大学才是我的根。
在此,我想再次感谢东南大学医学院为我提供出国资助,使我获得这样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还要感谢我国内的导师王大勇教授多年以来在科研上对我的指导,以及在我遇到困难时对我的鼓励。更要感谢杜克大学的Alejandro Aballay 副教授邀请我到他的实验室学习和工作,并在此期间给予我的指导和帮助。最后,我只想对即将出国或计划出国的老师和同学说:“扬帆远航,只为学成归国时”。我们出国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回报和服务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学校。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东南大学也可以挤身世界一流大学的行列。
 
参考文献:
[1] http://www.topsedu.com/ranking/201309/16/780.html
[2] http://baike.baidu.com/view/112245.htm
[3] http://library.duke.edu/about/
                                                                                                                   
                                                                                           东南大学医学院     生物工程学系    武秋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