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快报】东大学霸情侣携手保研北京协和医院 他8年后才能行医 她力挺:我来养家
发布人:石然  发布时间:2016-05-26   浏览次数:184

    

2016-05-25 【现代快报】第B1版

  

  一对医学生情侣,大学期间发表14篇论文,荣获36张奖状。虽然同在一所医院实习,可忙碌时只能中午打个电话相互问候。他们没时间花前月下,却有别样的浪漫。今年,他们携手被保研到北京协和医院。23日晚,东南大学2016年度最有影响力毕业生启动评选,临床医学专业的孙乐家和景丹,以励志故事挺进十强。面对男友硕博连读的漫长学制,景丹力挺,“我先来养家”。

 

    现代快报记者 金凤 通讯员 翟梦杰/文 施向辉/摄

   

    男孩做实验的豚鼠死了,女孩帮着找原因

    前晚,在东南大学2016年度最有影响力毕业生评选活动上,当身着手术服的临床医学专业毕业生孙乐家和景丹从舞台两侧走出时,身后的大屏幕上显示从地面堆到天花板的专业书,台下的小伙伴们惊讶地张大嘴巴。

    孙乐家和景丹是同班同学,孙乐家是班长,景丹是团支书。大一时,两人参加过一次图书义卖,萌生情愫。别的情侣谈恋爱会看电影、逛街,但两位医学学霸间“浪漫的事”,发生在实验室。

    一开始上动物实验课的时候,景丹眼看着小老鼠窜来窜去,不知如何下手。孙乐家手把手教她,先摁着小老鼠的脖子,再抓后腿和屁股,小老鼠舒服了,自然就会配合。几次下来,景丹也能自如地做实验了。

    不过,在一只小豚鼠面前,孙乐家也差点崩溃。那是一次验证咳嗽变异性哮喘的实验。因为剂量没控制好,脆弱的小豚鼠突发过敏性休克,一命呜呼了。这时,实验已经做了49天,小豚鼠一死,前功尽弃,而且课题结项时间要推迟。孙乐家有些心灰意冷。这时,景丹鼓励他,跟他一起查阅上百篇论文,检查实验数据,例如豚鼠的品种、饲养方法、环境,操作是否有失误,寻找豚鼠死亡的原因。有了景丹的陪伴,孙乐家很快走出阴影。

    大二时,有部分同学要转系了,一向腼腆的孙乐家在班级微信群里大胆表白,“明天转系的同学就要搬走了,大家都要去帮忙哦,也请大家都来祝福我和团支书景丹的感情吧。”景丹也惊呆了,但心里喜滋滋的。之后,同学们都喊景丹“班嫂”。

 

    女孩生病住院,男孩陪护并辅导功课

    学霸间的恋爱,追求势均力敌。这曾一度令景丹有些小自卑。孙乐家一直都是专业第一,景丹努力缩短和他的差距。

    大二时,景丹患阑尾炎,必须及时动手术。如果等远在酒泉的妈妈来到南京,会错过最佳手术时机。孙乐家替景丹办好了各种住院手续,把她送进手术室,并一直在手术室外守着,景丹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凌晨两点,景丹妈妈的航班降落,孙乐家又赶去机场接机。

    那时的景丹,成绩从大一的前3%落到了前45%,“感觉与乐家的差距一下子拉大了。差距太大,在一起的可能性就会很小。”景丹告诉记者,“那段时间,乐家和我一起探讨适合我的学习方法。期末考试月前,和我一起制订复习计划,为我辅导功课。那一段并肩拼搏的时光,给予我们更多的交流机会,我们发现彼此有共同的追求。”

    大学期间,两人发表14篇论文获36张奖状

    到了大三大四,孙乐家和景丹还有十几门课要修。别人的考试是考试周,医学生的考试却是考试月。不过,毕业在即,一串耀眼的数字证明两人的付出是值得的。

    大学期间,孙乐家和景丹分别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共发表11篇会议论文、2篇CSCD论文、1篇核心期刊论文。研究成果为探究慢性咳嗽的发生发展提供了新的科学依据和诊疗靶点。

    此外,孙乐家还荣获过校三好学生、校创新创业成果展示会二等奖,担任校健康教育志愿团社区服务组组长。景丹除了收获三好学生、奖学金无数,还曾获得南京市手语风采大赛二等奖。

    现场,当两人的36张奖状在大屏幕上刷屏时,赞叹声和掌声此起彼伏。

 

    同在医院实习,女孩做手术男孩送饭

    如今,景丹已经习惯了每天早晨给熬夜的孙乐家买早餐,也习惯了孙乐家会低下身来给她系鞋带。

    目前,两人都在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实习。忙碌起来,中午只能打个电话问候彼此,只有到晚上,两人才相互等候着下班。

    “有一次,我跟着医生进手术室,从早晨7点40分一直呆到晚上8点,手机又没电了,他就一直等着我。”景丹说。还有几次,因为在手术室没时间吃饭,孙乐家就买来她爱吃的番茄炒蛋,等景丹忙完了来吃。

    两人的爱情,也得到家人的支持。“有时候我爸不听我的话,却听乐家的话。”景丹有些吃醋地说,在自己家里,孙乐家的地位反而比她这个独生女还要高。

    男孩读博时间久,女孩说自己来养家

    是工作还是继续深造,去年,孙乐家和景丹也一度面临抉择。“我们两个都是贫困生,我还申请过国家助学贷款,现在伤医事件这么多,学医的周期又长,父母一开始不赞成我做医生。”孙乐家说,虽然亲友纠结,但他始终笃定要学医。

    景丹来自甘肃酒泉,父母不放心她独自在外,也曾想让她回家,但她的梦想是做一名妇产科医生。“乐家也曾劝过我,说妇产科太辛苦,要不要考虑其他的内科。但实习时,我发现我喜欢和孕妇交流,如果能让孩子健康地来到人间,让妈妈们平安地生下宝宝,我感觉很幸福。如果孩子生下来不健康,对一个家庭的打击很大,我希望帮每个家庭圆梦。”

    从去年开始,这对小情侣开始准备保研考试。孙乐家一心瞄准北京协和医院,景丹也追随他的步伐,同时还备考上海交大和浙大。面试那天,孙乐家下午五点顺利结束,而景丹一直折腾到晚上八九点钟。当焦虑的她走出考场,却发现孙乐家一直呆在楼下焦急地等待她。“没事没事,如果考不上的话,我会陪你去上海去杭州考试。”

    幸运的是,两人最终保研成功,孙乐家从400多个考生中脱颖而出,考取了唯一的一个肝胆外科的博士名额,景丹则考取了妇产科的硕士研究生。

    让孙乐家稍显惆怅的是,他的博士研究方向偏学术,所以毕业后还要经过多年的规范化培训才能行医,这意味着,他要工作,还得等8年。不过,这在景丹看来不是问题。站在一旁的她,亲昵地把手搭在孙乐家的肩膀上说:“我先来养家。”